<sub id="voyf5"></sub><acronym id="voyf5"><th id="voyf5"><rt id="voyf5"></rt></th></acronym>
        <tr id="voyf5"></tr>

        <table id="voyf5"><delect id="voyf5"></delect></table>

    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國外邪教
        一個中國女孩,揭開韓國邪教的“選妃”真相

        作者:何森 · 2023-03-31 來源:南風窗

        被性侵了十幾次后,葉萱才聽從朋友的勸告,準備離開那個淫窟。

        在象征性跟邪教頭目告別時,葉萱遭到被性侵幾年來最嚴重的傷害。當時,剛打完疫苗的她發著高燒,身體虛弱。但邪教頭目并未放過她,而是進行了變態的性侵。

        也是那次,葉萱打開了錄音,錄下了邪教頭目那段不堪入耳對話,并成為他此后的罪證。

        韓國邪教“攝理教”頭目鄭明析

        葉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。近三十年來,韓國邪教“攝理教”頭目鄭明析侵害了超五百名女性。其中,大多數為跟葉萱一樣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性,此外,也不乏一些未成年的女孩。

        這些經歷,根據公安部所屬中國反邪教微信公眾號的報道,得到了更具體的描述。

        中國反邪教關于此次事件的報道

        而前不久,香港明星方力申在一次活動中坦承,韓國首播的奈飛紀錄片《以神之名:信仰的背叛》中,現身講述被鄭明析性侵經歷的葉萱(韓文名:鄭秀晶),正是自己的現任女友。

        方力申告訴媒體,在他們最初在一起時,葉萱就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了他。他覺得葉萱是一個特別又勇敢的女孩,自己家人也很喜歡她,他們會繼續相愛。

        葉萱出鏡揭露鄭明析惡行

        紀錄片播出之前,葉萱早在去年于韓國召開了發布會,揭露了鄭明析的惡行。2022年10月,鄭明析因性侵“教友”被韓國警方刑拘。而這離他上一次出獄僅僅過了4年。2008年,他因強奸多名女性信徒被韓國警方判處10年監禁。

        服刑期間,信徒們卻相信鄭是替眾人去受罪,他的威信不減反增。出獄后,他難改本性,變本加厲,照舊憑借邪教頭目身份強奸女信徒。葉萱就是在2018年-2021年三年間,遭到鄭頻繁的性侵。

        葉萱之外,在世界各地的邪教災難中,相比于男性,女性被視為一種“性資源”,遭受了更多的剝削。

        “神”的謊言

        人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通常都難以理解那些深陷邪教的人們。不理解他們為何看不穿那明顯的騙局,也不理解為何任由他人傷害自己的身心。

        但這無疑是一種上帝視角。邪教之所以能蠱惑人心,定有其原因。我們以葉萱曾經加入的“攝理教”為例,找尋其中的緣由。

        葉萱講述自己在“攝理教”內的經歷

        1980年代,鄭明析開始傳自己的“宗教”。那是個特殊的年代,韓國正在經歷民主化浪潮,大學生是其中的主流。但當局對此嚴加打擊,學校內不允許聚集討論時政。與之相關的社團組織更是明令禁止,但宗教組織不受太大的限制。

        此時,鄭明析通過幾個大學生以社團的名義開始在各個大學傳教。在那個壓抑的特殊時期,學生們需要出口,而鄭的所謂教義在文化上異常開放,這跟大學生一拍即合。

        在特殊的時代背景下,鄭明析開始傳自己的“宗教”

        就這樣,鄭的“宗教”在韓國各大高校迅速傳播開來,得到了很多名牌大學生的追捧。于此同時,鄭也開始著手對自己的神化。

        首先是預言。比較簡單的是預言天氣。一次教會準備搬遷時,鄭跟信徒們說,搬去新址的那天,將會下雪。到了那天,的確下雪。信徒們開始覺得鄭真的異于常人。

        復雜的如預言總統競選。當時,鄭接連幾次預測的總統選舉結果,跟最后公布的一致。甚至于他提前給出的候選人得票排名,跟最終的結果也完全一致。

        他還預言個人的命運。有信徒母親得了絕癥,向鄭救助,鄭告訴信徒:你母親死不了。后來,這位母親就真沒死。這種說法難以驗證真假,但在他們內部盛傳這樣的信息,并有所謂當事人現身說法。


        鄭明析向眾人展示自己的“預言”能力

        其次是神化自己的出身。鄭出生在1945年3月16日,他在自己生日上做足了文章。他告訴信徒,1546年馬丁路德去世后,過400年誕生新的彌賽亞。而1546年的400年后正是其自己出生的年份左右,暗示自己是現世的彌賽亞。

        接著,他解釋自己的生日——3月16日。他將這個數字引申到了《約翰福音》第3章第16節的內容:神愛世人,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他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

        這再次暗示自己是上帝的兒子,是現世的耶穌。

        這聽來荒誕,但在前述預言“神跡”的加持下,這種解釋使信徒們更加確信了他是上帝之子或主的代理人的身份。


        之后種種罪惡和匪夷所思的事情得以順利發生并持續幾十年,皆奠基于此。

        這種“神化”教主的操作,是多數邪教慣用的方式。他們通過各種把戲、障眼法以及卓越的演說能力,說服信徒們相信自己就是主的代理人,從而得出順從自己就是順從主的結論。

        從受害者變成施害者

        但這種信任的達成光靠邪教頭目的包裝和表演難以實現,也依靠信徒們的需求。比如葉萱在2012年入教時只是一個高中生,彼時,葉萱在學校遭到欺凌,父母關系也不和,整個人非常憂郁。她常想愛到底是什么,人為什么而活?但當時她沒有可傾訴之人,而主動的“攝理教”成員就給她講《圣經》,講上帝創造人的目的是為了愛。

        沒有社會支持的葉萱覺得感動,欣然入教。

        葉萱被要求拍攝全身照給“教主”鄭明析

        而邪教頭目確立自己“神”的身份和取得信任后,跟他的私人接觸對信徒來說就成了一種莫大的獎賞。受他召見的信徒,沉浸在一種喜悅和激動之中,根本沒有任何防范之心。

        鄭明析正是利用這種心理,展開了持久的性侵。他讓人挑選信徒中身高1米7以上且長得漂亮的年輕女性跟他單獨見面,接到這種召見,女性們榮幸應約。


        鄭明析讓女性信徒提供更多年輕女性

        見面后,鄭會以給信徒檢查身體為由,觸碰女性信徒的隱私部位。比如檢查胸部是否有腫塊、子宮干不干凈。在這個過程中他都作祈禱狀,掩飾自己的邪惡。

        信徒們出于對他“神”之身份的信任,盡管覺得這樣不好,但也不會往侵犯的方面想。

        緊接著,他就以主的名義跟女性發生關系,對女性說是上帝選擇了她,她將成為主的新娘。事后,鄭要求她們不能將此事告訴任何人,也不能再和其他男性接觸,不然就會下地獄。

        鄭明析借檢查身體的名義性侵女性信徒

        基于鄭的權威和詛咒,女性受害者們接受他的一整套說辭,保守秘密。而且在他的PUA下,女性受害者們逐漸成為施害者。她們深陷受害者與施害者兩個身份的糾纏中,覺得自己是惡的幫兇。如此,她們就更難站出來揭露鄭。

        鄭在性侵了一個女信徒后,就會慢慢對她失去興趣,態度冷淡。但如果女性受害者再幫她物色并騙來另一個受害者,他就會對她施予獎勵,讓她成為傳教士或講道師,提升在教內的地位。

        也正是因為很多女信徒的幫助,鄭的侵犯計劃才屢屢得手。每次受召見的女信徒都是教內此前的女信徒帶過來,在她們遭到性侵后,帶她們去的女性就告訴她們:這是正常的,是上帝給你的愛。

        鄭明析侵害的女性越來越多

        于是,性侵愈演愈烈。有受害者在接受采訪時說,夸張的時候,鄭會召集幾位甚至數十上百位女信徒跟他見面,然后按上述的話術和把戲,輪流性侵女性。

        韓國司法機關一份資料顯示,鄭曾跟教會其他人員提到,他的目標是強奸一萬名女性。

        打上烙印的精英女性

        鄭明晰強奸女性們的把戲,是邪教頭目常用的一種。此外,還有一些邪教中,女性是被脅迫,也有一些是被自己父母親手交了出去。

        NXIVM是美國紐約州一家披著現代公司外衣的邪教組織。這個邪教組織創建于1998年,其頭目基思·拉尼爾(Keith Raniere)對外宣稱自己是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,12歲時用19個小時就自學完成高中數學,獲得了多個大學的學位。

        NXIVM頭目基思·拉尼爾

        NXIVM打著個人提升和心靈療愈的旗號,專門為成功人士開設相關課程。所以該組織內多是一些精英上流,包括好萊塢女星艾里森·麥克(<超人前傳> 女演員),墨西哥前總統克薩達的女兒安娜。

        該組織曾表示,其在美國、加拿大、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區有許多分支機構,會員人數超過16000人。

        參加他們的課程需要繳納5000美元的會費,之后的課程再收每節課3000多美元的學費。一些人上完課程后退會,一些人在上課過程中被基思·拉尼爾等洗腦,追隨他。

        NXIVM中有一個名為DOS的小組織,只對女性開放。它以推廣女性權益為旗號,從會員中邀請女性加入。他們告訴被邀請的女性,加入DOS可以得到進一步的提升。

        NXIVM組織成員

        但加入DOS有一個條件,必須給組織上交自己最隱私或最黑暗的信息,比如裸體照片、視頻或銀行卡密碼等。加入組織后,這些女性會被要求在胯部烙印一個特殊的符號——KR,這是該組織頭目名字的首字母縮寫。

        之后,加入組織的女性成員在跟頭目單獨見面時遭到性侵,如果反抗或事后報警,他們之前上交的私密信息會被公布。在這種脅迫之下,性侵得以發生,并很難被揭露。

        而她們則成了頭目的性奴,遭受非人待遇。同時,她們也逐漸成為施害者,去拉攏更多的女性加入這個組織。

        多年來,盡管多名前成員要求國家機關調查該組織的行為,但官方拒絕采取行動。

        直到2017年,在媒體和社會力量的推動下,其頭目被警方逮捕。2020年10月27日,NXIVM頭目基思·拉尼爾被紐約法院判處120年監禁。

        NXIVM頭目基思·拉尼爾被紐約法院判處120年監禁

        另據韓媒報道,2023年2月13日,韓國大田地方法院已對鄭明析性侵案進行第三次開庭。目前,還不確定今年已經78歲的鄭明析會獲得多少年的刑期。

        而可以確定的是,我們在紀錄片或新聞報道中看到的、站出來的女性,只是遭受邪教侵害的冰山一角。更多的人隱入黑暗的余生,終生舔舐自己的傷口。

        蒙昧時代,邪教遮蔽和蠱惑了不少人心。但這種毒瘤,并未隨著現代社會的來臨而滅絕,而是適應著我們的時代,披著現代的外衣。因為人們的欲望、貪婪仍在,痛苦和無望仍在,這些人性的弱點可能被利用,成為邪教滋長培植的土壤。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責任編輯:力楓
        91香蕉视频1080P,丝瓜草莓向日葵茄子芒果香蕉蜜桃榴莲,香蕉视频污APP下载,香蕉视频黄色软件
        <sub id="voyf5"></sub><acronym id="voyf5"><th id="voyf5"><rt id="voyf5"></rt></th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tr id="voyf5"></tr>

            <table id="voyf5"><delect id="voyf5"></delect></table>